产品分类
  • SPB系列
  • DKB系列
  • DKW系列
  • PETG专用设备
  • 三层高光专用
  • 医疗产品专用
  • 新产品系列
  • 配套设备
  • 模具

好书无国界|网文出海为何能抓住老外的心?

发表时间:2021-12-14 15:01

“我看书戒掉了毒瘾”

—— 凯文•卡扎德 ——

凯文•卡扎德是一名软件工程师,和女友分手后他开始靠吸毒缓解苦闷。巨大的毒瘾带给他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,甚至数度危及生命。但事情在2014年发生变化,那一年凯文第一次遇见了中国网络文学。



2015年,凯文在“WuxiaWorld”(武侠世界)的网站上里留言讲述了自己的故事:


“我在2014年和处了2年的女友分手,然后我就出了点问题,开始染上了毒瘾。”


“从那天起,我每天都能感到这种压力,有时候压力陡增,使我无法清醒思考、头昏眼花。”


“直到有一天,有人介绍我看《盘龙》,我立刻爱上这部小说。我追完那部又接着去看了《修罗武神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我欲封天》。”


在那之后,凯文同时追了15部中国玄幻爽文,并在半年后彻底戒掉了毒瘾。


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,但中国网络文学的确如此受海外读者欢迎,那么他们爱看的究竟是什么呢?


废柴流中二之魂深受欢迎


老外相比于中国经典文学名著,更喜欢的是《诡秘之主》、《放开那个女巫》、《斗破苍穹》、《天道图书馆》、《我欲封天》这类玄幻小说。


这些听起来相当中二的名字,就是海外读者欲罢不能的精神食粮。


以《诡秘之主》为例,英文译名叫做:Lord of the Mysteries。



从在起点国际(Webnovel)连载至今,已经获得了1000万的阅读量。


单单一个起点国际,每天收到的评论就超过 4万条。


他们被吸引后,还不忘安利给自己的朋友,特别是在别人书荒的时候。


国外读者大多是来自于欧美地区,年龄在18-25岁之间的单身男性和女性。


从地域上划分,读者大多数来自于欧洲(29.8%)和北美洲(27.7%)。他们主要分布在美国(20.9%)、巴西(7.4%)、印度(6.7%)、加拿大(5.5%)和印度尼西亚(5.4%)。


以男性读者举例,入坑读者多为18-25岁、未婚——这与我们常见的“宅男”特征十分吻合。


东亚网文资源网站Novel Updates的数据显示,海外读者最多的十部中国网文拥有几大共同点:动作、冒险、奇幻、玄幻、武术。



Quora上的网友用一个简单的故事逻辑概括了这些关键词:


第1章:我是无名之辈,我无知、贫穷,每个人都看不起我,没有女人爱我;


第222章:我是宇宙之王,我在3秒之内入侵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后台,我一边执行脑手术一边玩象棋,我开布加迪,我有百万拥趸,一个美丽、性感、有钱且强大的女人深爱着我。


这种看起来非常中二沙雕的内容,不只是我们喜欢看,国外的读者也看的很入迷。


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于美国人来说太过深奥,网文的剧情不深但背景宏大,又带有一点中国味道——刚刚好。Quora上也有网友评价中国网文:“主角复仇和逆袭的过程非常爽。”


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下,许多国外读者被中国网络文学的热血和想象力所吸引。


中国网络文学走向全世界


如今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乘风破浪,走向了全世界。


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研究报告》显示,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用户数量已达到 3193.5万。市场规模也已经接近5个亿,而且还在高速增长当中。


网络文学的出海之路,早在2001年就已开始。


那一年,起点中文网前身中国玄幻文学协会(CMFU)小说已开始了海外传播之路,当时网络文学主要面向的仍然是海外华语群体。


网络文学作家林庭锋和他的《魔法骑士英雄传说》,可以说是最早出海的作家和作品之一,据林庭锋回忆,在2001年,他就在东南亚和欧洲看到了自己作品的身影。



不少海外读者出于喜爱,也开始自发翻译中国网文,继而传播到更多受众群体当中,逐渐形成了一种模式。


2014年底,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建站。


到了2005年,掌阅开始布局海外市场。网络文学也开启了外文出版授权,正式进入出海1.0时代


在2009年-2013年越南翻译出版的841部中国图书中,就包括了阅文集团的《鬼吹灯》系列。


到了2017年,中国网络文学的出海全面提速。此时的网络文学,已做好了充分“走出去”的准备。


当年,阅文集团正式上线了海外门户“起点国际”(Webnovel),《择天记》、《扶摇》等电视剧随着“一带一路”的步伐走向海外市场。建立海外门户,规模化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输出,这就是网文的出海2.0阶段。


各个平台开始规模化提供翻译作品,海外读者有了更加便捷的阅读渠道。网文出海中期时代,作品的规模化翻译是典型特征。



仅停留在将中国网文翻译阶段,并不能体现网文出海的生命力。到了网文出海后期,平台开始签约海外原创作者。同时将中国网文IP改编的影视化作品输出到海外。


“最多三到五年,世界必然会知道中国的网络文学”,2017年时,一笔名为“骷髅精灵”的网络文学作家表示。


事实也的确如此。在规模化的翻译输出下,海外网文读者数量快速增长。以起点国际为例,截至2020年,其海外授权版权700余部,网站目前累计访问用户已超6000万,点击超千万的作品近百部,读者遍布全球。


中国网文出海成功的因素,小编认为是“基于中国文学的神秘美与多样化吸引了全球读者, 在经过了企业的布局与规模化的翻译,行业快速发展。网文出海不再仅局限于文字,也逐渐拓展到有声书、漫画、游戏、影视、手游等形式的IP,让更多的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。”


版权方、作者、翻译平台各自的盈利方式都是不同的,具体为:


版权方:除了实体出版,在泛娱乐背景下对网络小说进行IP开发,比如制作动漫、将其影视化、制作周边手办等等,称为全版权运营。


作者:1.根据粉丝打赏,还有各平台不同机制的分成和奖赏而赚钱;2.如果作品被版权方进行IP开发,将获得一笔丰厚的收入;3.如果版权方将作品同步国内和国外平台,作者可以同时获得两个平台的粉丝打赏和平台奖赏。


翻译平台:小平台一般都是靠会员制或嵌入广告而盈利;大平台会签约翻译人员,将团队进行规模化的运营与安排,根据平台上的粉丝订阅、会员制而盈利。


在大众创作下所诞生的网络文学,成为让世界更了解中国,让中国文化润物细无声地走出去的主要方式之一。


5G数字化时代,伴随阅文等文创企业的深入海外,中国迎来了向全世界展示文化自信的最好时刻,也迎来了改变全球文化格局的关键时刻。

文章转载自:财经早餐